浙江新增境外输入病例1例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7例
来源:浙江新增境外输入病例1例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7例发稿时间:2020-04-01 21:58:42


然而,今天,福奇面对的却是一位十分另类的总统。从参与竞选以来,特朗普为自己打造的形象,始终是对传统公共机构充满怀疑与不屑,这同福奇及其代表的职业科学家形象,颇有格格不入之处。或许正是这种反差,让美国媒体对特朗普与福奇的互动充满激情。

德罗斯滕为什么这么火?当去年12月新冠病毒刚在中国被发现时,德罗斯滕及其团队就认为疫情可能暴发,因此很快投入研究,今年1月他在没有拿到病毒样本的情况下首个研发出新冠病毒快速测试的方法。凭借德国庞大的独立实验室网络,他推动德国从一月开始检测人群,从而把最具风险的患者隔离起来。目前,德国每周可以对50万人检测。德国疫情迄今死亡率远低于他国与此有很大关系。

荷兰媒体NOS的一名信源指出,“这些口罩根本达不到FFP2标准,甚至连低一级的FFP1也达不到,最多是FFP0.8级别”。

荷兰媒体《人民报》此前有报道,由于缺少优质口罩,一些医护人员不得不对已经使用过的口罩进行消毒,然后再次戴上;有些情况下甚至不得不使用工业口罩。

(资料图) 图片来源:Zsolt Czegledi/MTI

在重重压力下,德罗斯滕于3月31日宣布,将与媒体说“再见”。他表示,“科学家不是政治家,也没有做出防疫决策的权力。但媒体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些科学家是防疫措施的决策者。”

根据中国外交部30日发布会透露的信息,荷兰卫生部官员已于29日下午向中方反馈,荷兰通过荷兰代理公司自行订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使用。

2017年,时任柏林沙里泰医学院院长卡尔·艾恩霍普尔希望德罗斯滕来负责该院病毒研究所。在柏林州科学教育部长的帮助下,德罗斯滕被说服了。创立于1710年的沙里泰医学院是欧洲最大的教学医院。对于德罗斯滕来说,这里更有挑战性。

荷兰进口的这批口罩总量为130万个,用于发放给新冠肺炎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然而,已到货的60万个口罩被指“大量存在质量不合格的问题”,包括:口罩不能正常贴合脸部,滤芯也不能有效阻隔含有病毒的细微颗粒物。

自1984年以来,福奇一直担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2019年“谷歌学术”的一项引用分析显示,福奇在有史以来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学者排名中位列第41位。据报道,福奇多年来数次拒绝出任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的邀请。